• 133起“艳照”敲诈案无一人报案!检察官捕诉合一深挖案件证据
    发布日期:2019-06-17 07:02   来源:未知   阅读:

  2015年2月,双峰籍犯罪嫌疑人王某梁利用PS图片敲诈山东青岛闫某20万元、敲诈北京朝阳区刘某20.7万元。在完整的证据链支持下,同样是“零口供”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梁被双峰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昨天,演员牛莉上传一组近照,一家三口邀众好友为其庆祝44岁的生日。素来低调的富豪老公罕见出镜,女儿活泼可爱,其乐融融。照片中,牛莉的山庄别墅也意外曝光,透过落地窗户可俯瞰整片外景,豪气十足。

  这是正确的排名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艳照敲诈”由来已久,屡禁不绝。搜索百度百科,各种信息多达7.37万条,最早可追溯到2008年。

  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检察七部的检察官牟莉告诉记者,由于很少有人报案,“艳照敲诈”犯罪成本极低,这不但起不到震慑犯罪的作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助长此类犯罪的泛滥。

  最近,虹口区检察院成功起诉一起“艳照”敲诈案,检察官通过抽丝剥茧、穷追不舍,在捕诉合一的程序中,成功深挖133件“缺报案人”案件的敲诈证据,涉及金额3487万元,被告人由此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

  2017年年底,张某接到一封从湖北武汉寄来的神秘信件:“我是私家侦探,拍到了你的不雅照,如果不想曝光,就给我汇款35万……”随信附着一张PS痕迹明显的“艳照”,张某一下子明白自己接到了诈骗信,随后报警。

  张某报警或许只是想寻求保护,以免再受骚扰,却没想到牵出一起涉案金额巨大的敲诈勒索案。

  犯罪嫌疑人孙某随后被上海警方抓获,并移交虹口区检察院,牟莉接手此案。她查看警方提供的证据发现,孙某的行为构成35万元敲诈未遂,刑罚将非常有限,这不但起不到震慑犯罪的作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此类犯罪的泛滥。

  谨慎起见,牟莉通知警方调取勒索信中的指定银行户头信息,没想到又发现了两笔可疑的汇款,一笔33万元,一笔38万元。

  警方通过转账记录找到了汇款人叶某和周某,得知二人也接到了神秘的敲诈信,并且向指定的账户汇款。

  身为检察官,牟莉立刻警觉起来,会不会还有其他受害人呢?她决定通知警方,进行补充侦查。

  顺着张某提供的信件证据,警方找到武汉的邮局,通过工作人员证词、调取监控,警方从武汉的五家邮局中找出133封可疑信件,勒索钱款共计人民币3487万元。

  “这些信件用的邮票相同,信封也相同。”牟莉告诉记者,拆开信,里面的内容也大同小异,都是附带了一张“艳照”的勒索信。“内容的格式都差不多,照片只是‘换了头’而已,我们把信里提到的银行账户做了对比,发现最后集中在六七个账户上”。

  孙某对此矢口否认,他自始至终只承认自己去武汉寄过信,一直称自己不知道信件的内容,不知道那是敲诈勒索信。

  火车出行记录、邮局监控、被害人的陈述和扣押的敲诈勒索信件……一条条证据都指向孙某,却没能找到捅破窗户纸的证据。

  牟莉想起10年前办理的一起案件,同样是信件敲诈勒索,也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法院最终只能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被告人不到一年的有期徒刑。

  牟莉从公安局调出孙某的笔记本电脑,www.498888h.com!将电脑送到检察院的技术鉴定科,www.903438.com。还原了电脑中的数据信息,这是此案的关键性证据。

  孙某是怎么锁定这些勒索对象的?在他的浏览器记录中,牟莉找到了答案。此外,检察官还在孙某的电脑中找到了PS图片模板。

  技术部门恢复了部分数据,牟莉在2000多张图片中找到了129张与勒索信件中匹配的照片。

  孙某的儿子证实,父亲从2016年年底就开始使用这台电脑。孙某的朋友也作证称,2017年,孙某每隔一两个月就要外出去贵州或武汉寄信。

  在武汉,警方找到了孙某搭乘过的出租车的司机老陈,老陈称,孙某每次来武汉都会叫他,而且每次都会去不同的邮局。

  火车乘车记录、被告人自身供述和第三方证言可以证实,孙某的确去过武汉和贵州寄信;复原的数据、转账记录和笔迹鉴定完全可以证明孙某自行制作了勒索信,存在主观故意。

  “审判长,被告人在供述中自相矛盾。在警方提供的笔录中,他先说‘完全不知道信的事情’,后又说是‘有人让他寄的’,又说那是‘广告信’,现在又说他‘不知情’。公诉人认为,被告人口供反复多变,建议合议庭不予采信。”

  最终,法院完全认可公诉方的指控,当庭判处孙某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0万元。

  “在侦查过程中,我们找他的老乡了解情况,发现他曾经向他人透露自己的敲诈行为。而且每次一得手,他就会说‘有喜了’,还很高兴。可见,此人对于这类敲诈勒索已经轻车熟路,自知风险低,低成本高收益。”牟莉告诉记者。

  在办案过程中,牟莉搜集了相关资料,发现此类案件发生地集中于我国中部某省。“我们推测,应该有地下产业链存在”。

  在团伙作案的情况下,想要侦破此类案件更是难上加难。“信件制作、寄出和收款可能都是不同的3人甚至好几个人,他们可能到全国各地抛出信件,使用的账户也可能是采购的僵尸账户。”牟莉告诉记者,这一类犯罪团伙反侦查能力很强,作案的各个环节容易脱节,线索难寻。

  除了案件线索侦查难之外,此类案件的报案率低也是“艳照敲诈”屡禁不止的一个重要原因。

  “PS照片这种手段非常低级,像报案人张某,一接到信就立刻想到报警了。”牟莉说,但也不乏一些人选择息事宁人,不法分子正是利用了一些部门领导、企业高管的这类心理。

  这也正是孙某选择广撒网的原因。“他投出去的信件远不止136封,应该有好几百封,每一笔的敲诈数额也没有很多,但孙某就是觉得总会有人上当。”牟莉说。

  在网页上浏览相关新闻时,记者看到有网友评论称:“这些领导、高管大多心里有鬼,想要花钱买平安,才助长了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

  牟莉说,接下来,检察机关会对相关汇款个人进行审查,看其是否是监察委监察对象。“如果真的有相关行为问题,我们会提交有关部门”。(法制日报、正义网微信公众号 余东明 张若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